主页 > 智能每日 >古代乡民战南北──《世说新语》中的陆机 >

古代乡民战南北──《世说新语》中的陆机

2020-06-23

古代乡民战南北──《世说新语》中的陆机

古代典籍看起来遥远而崇高,但也不过是当时日常的截面。更靠近一点看,经典往往也具有现代意义,有时嘴砲唬烂、有时更如网路乡民那般机锋生动。

先说理性勿战,批踢踢乡民动不动就爱「战南北」,进而由此发展出「台北天龙人」之类的概念,以自嘲嘲人。然而考究起战南北的历史,其实比我们想的还要渊远流长。话说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凡是乡民大多爱乡爱土,以至于因地域之分而有了好恶之别,这也还算是人之常情。

而在古典文献的记载里,第一个开始战南北的人,似乎可以追溯到齐国的宰相晏婴。就是身长不满五尺、堪称半残,却言语机锋的那一位。

根据《晏子春秋》,齐王曾派晏婴出使南方的楚国,楚国方面则先安排好,绑着一个窃贼带上来。楚王问贼是哪国人,左右答是齐国人。楚王这下爽了,对晏婴说:「你们齐国天龙人专门来我们楚国当小偷啊?」晏婴回楚王的一段话很出名:

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于淮北则为枳,叶徒相似,其实味不同。所以然者何?水土异也。

我们现在说「橘越淮而为枳」即典出于此。晏婴的意思是说──我们齐国天龙人本来好好的,但一到了你们南部就变成了小偷。

尔后到了中国第一个大分裂时代魏晋南北朝,南北士族频繁交流。无论新旧历史课纲都提醒我们──由于北人体魄强健,南人爱好文艺,因此历朝历代的北方帝国,国力都比较强势。这大概也是我们今日对于「强国人」戒慎恐惧的原因。当其时,偏安于江南的政权,要如何保有其主体性,这显然不止是当时士人遭遇的课题,也很适合给予我们这一代作为借鑒。

若回顾那个小时代,陆机就是一个足具代表的例子。吴郡陆氏向来为江东的望族,陆机的祖父陆逊曾任东吴的大都督,在夷陵之战火烧刘备军就是他出的奇谋;而陆机的父亲陆抗当过吴的大司马,曾领兵与西晋名将羊祜对峙。陆机生在这样的军事政治(风水)世家,对北方强国自然是不假辞色。西晋统一后陆机、陆云两兄弟入洛,他们与北方士族的龃龉于是更为强烈。《世说新语》有两段陆机战南北的事蹟,第一次是与南北饮食差异有关:

陆机诣王武子,武子前置数斛羊酪,指以示陆曰:「卿江东何以敌此?」陆云:「有千里莼羹,但未下盐豉耳!」

「羊酪」是北方土产,製作出的成品有点类似奶酪。王武子显然对他们北方这道欧米亚给很自豪,问陆机南方有什幺料理可以与之匹敌?这简直就像上海料理界与黑暗料理界的对面。陆机答得也妙,说就像还没加进盐豉的野菜羹。小当家和二郎都知道,调味料是料理的精髓,陆机的意思好比滷肉饭不淋肉酱,乾麵不加油葱,将北方料理贬低到了极点。而他的另外一役战得更惨烈,不过算是北方天龙人卢志挑衅在先:

相关推荐


游戏书屋科技|每日媒体|新奇中心|网站地图 sunbet金沙下载 申博包杀包赢 申博私网包赢 sunbet申博现金开户 sunbet申博现金官网 申博管理系统登入 申博官网首选锐博网 申博aa0000.com 申博7737 申博太阳城xsb03注